红楼梦 > 荣宁二府 > 贾宝玉 >

贾宝玉最后结局是什么揭秘

2019-01-20 16:30  责编:admin

  这里所说雪芹80回后贾宝玉最后结局,并非宝玉在人间的结局,对于宝玉在人间为僧的结局,大家是有共识的,但对于宝玉在进入天界看情榜前后的结局却又不同的解释,这涉及到一个红楼梦核心话题,就是宝黛最终能否在天界续缘?其中第四种由余英时先生提出的说法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可能,由此我们介绍各种说法如下:

  1、 贾宝玉最后成佛说

  2、 贾宝玉最后返回补天石原型说

  3、 贾宝玉最终返回神瑛侍者说

  4、 贾宝玉最终为总花神说。

  一、贾宝玉最后返回补天石原型说简介和缺陷

  贾宝玉前身是由补天石变成的神瑛侍者,是程高通行程高通行本中对于脂本贾宝玉、神瑛侍者、补天石的神话改造的结果。而随着高鹗的九十四回续书《失宝玉通灵知奇祸》,通灵玉失落,贾宝玉就心智失常。通灵玉成了贾宝玉的“命根子”,这认识一度成为早期读者的“共识”。

  至今还有红学家如丁维忠先生持有此论,即便对程高通行本不满,丁先生也一直坚持贾宝玉是补天石的观点,认为宝玉的"本质"特殊,生前乃"石头"和"神瑛",所以他"出家"之后比湘莲多了两层手续,要分三步走:到警幻案前"销号"、回"赤瑕宫"为"神瑛侍者"、终至青埂峰"复还本质"为石头,对于丁先生观点,我们感到困惑,按脂本写法,贾宝玉就是神瑛侍者,补天石就是通灵宝玉。二十五回赵姨娘勾结马道婆使用魇胜法,妄图害死王熙凤和宝玉, 二人果然中此邪祟,几乎死去, 癞头和尚与跛足道人来救治二人, 他们向贾政要了通灵宝玉持颂,说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庚辰侧批:正点题,大荒山手捧时语。】 这里极其明确,通灵宝玉就是补天石。如按丁先生贾宝玉是补天石说法成立,那么宝玉脖子所挂的通灵宝玉又是哪路神仙幻象呢?显然只有承认通灵宝玉是补天石才符合曹公真意。

  对此马力有(从叙述手法看“石头”在<红楼梦>中的作用》,蔡义江有《“石头”的职能和甄、贾宝玉》,这两篇文章对此问题澄清有开创之功。他们指出了以下几点:

  一、“石头”即通灵玉不是贾宝玉的前身,也不是他的灵魂所系,它负有另外的重要任务和职能。

  二、“石头”的职能是担任小说的“叙述者”或“随行记者”,它化成通灵宝玉将贾府发生的故事通通记录下来,后来劫完回到青埂峰,终被空空道人发现,把石头所记故事从头到尾抄去”问世传奇时,所以《红楼梦》才又叫《石头记》,因为它本来是石头所记录的。

  虽然补天石为神瑛侍者前身说有难以自圆其说处,但晚年的周汝昌先生又提出了个新说,即神瑛侍者下凡为甄宝玉,补天石下凡为贾宝玉说。由于贾宝玉窃取了神瑛侍者相貌,所以黛玉初看宝玉感觉眼熟,并进而因为还错泪引起一系列悲剧。

  但此观点对照脂本是不通的。如果顽石是贾宝玉,那么通灵玉和贾宝玉又成了“魂”和“形”的关系,可是前八十回贾宝玉对通灵玉又摔又砸,一点不珍惜,他自己并无任何反应,如果是自己“魂”之所系,焉能如此?

  我们红读会认为贾宝玉前身是神瑛侍者在文本中并非毫无证据,虽然都比较间接,但细思也只能认为贾宝玉是神瑛侍者才能解释。

  宝黛初次见面,一个“吃一大惊”,感到“眼熟”,另一个则直言“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这是前世的缘分, 即便退一万步,按周老说法,下凡后的黛玉肉眼凡胎,错认了人,但警幻仙子和僧道二人身为仙身,应不至于真假不辩,如贾宝玉生下后含玉而生,对照甲戌本神话中神瑛侍者夹带通灵宝玉传说情节显然只能用贾宝玉是神瑛侍者,通灵宝玉是补天石才能解释,我们没有在80回文本中看到甄宝玉有含玉情节,甄宝玉很难被认为是神瑛。

  第五回警幻仙子不去点化甄宝玉,而去点化贾宝玉应该是认定贾宝玉是神瑛侍者真身,同样僧道二人在二十五回救助贾宝玉,也显然是认定贾宝玉是神瑛侍者真身才能有的行为.

  第十七回,正如西岭雪女史指出的“贾宝玉第一次陪贾政游园时,在蘅芜苑中见到种种奇花异草,众人皆不识,唯宝玉识得” “分说得明明白白。可见从天分中带来的除了一段痴病外,更有对花花草草先天的亲近与熟识,对美好事物本能的挚爱与怜惜,此处不可简单理解成贾宝玉的旁学杂收。”这正是他前世是侍奉花草的神瑛侍者才能说通.

  实则贾宝玉前身应该是人身曹公并非没有暗示,在七十八回中,有段贾母对宝玉评价:“我深知宝玉将来也是个不听妻妾劝的。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只和丫头们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他们。既细细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

  这段文字中 “宝玉将来也是个不听妻妾劝的”明显是谶语,第二十一回脂批表明此谶语得到应验。

  【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此回“娇嗔箴宝玉”、“软语救贾琏”,后文“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何今日之玉犹可箴,他日之玉已不可箴耶?!】

  80回后的““薛宝钗借词含讽谏”,他日之“玉已不可箴”,正是说明宝玉在袭人走后, 悬崖撒手前“不听妻妾劝的”的验证.这里妻子指宝钗,妾指麝月。

  正由于老太太这段话涉及后文预言的准确性,则对于涉及宝玉前身的文字就不能等闲看过, 这里确暗含了宝玉前身是“丫头”的伏笔,这就带来个问题,神瑛侍者到底是男身还是女身?在这点上,曹雪芹一直似乎刻意回避,由于在佛教中, 侍者为僧职名称之一。指随侍师父、长老之侧,听从其令,予以服侍者,以往红学界在对待这个问题上一般默认是男身,因按佛理,无论宝玉前世是男是女,既然转世为贾宝玉,肯定已是男身,并不影响红楼梦后续文章情节,所以也很少有人去关注此事,但是现在由于老太太的这段话明确了神瑛侍者是女身,这也就可以解释两个问题。

  1 为何第五回, 警幻仙子带宝玉到太虚幻境时, 其他仙子埋怨警幻仙子“何故反引这浊物来污染这清净女儿之境?”,

  2 绛珠仙草下凡报恩时,为何脱口而出是“还泪”而没有想到说以身相许。

  合理的解释就是因为神瑛侍者是女性,所以在天界时,众位女仙不会视他为“浊物”,而绛珠仙草也没有料到神瑛侍者下凡后会是男儿身,所以只想到了“还泪”。

  至于甄宝玉是神瑛侍者的说法最大障碍反而就是他们名字,贾宝玉隐含“假宝玉”,而正说明他才是“真侍者”,甄宝玉名字本身反而说明他是“假侍者”“真宝玉” ,在这里周老恰恰是没有看出曹公笔法上“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高妙,且没有综合二十到八十回上曹公对于贾宝玉前身笔法的种种暗示, 而做出了自己判断。关于甄贾宝玉关系的问题, 在红楼梦一些批文中似有指点,在正文中曹雪芹也有所逗漏,在第二回贾雨村说到自己学生甄宝玉时,点出了甄宝玉也有类似贾母一样的老太太,“也因祖母溺爱不明,每因孙辱师责子,因此我就辞了馆出来。”,而甄宝玉父亲似乎也正对应贾政形象“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无奈竟不能改。”,此回甲戌侧批:甄家之宝玉乃上半部不写者,故此处极力表明,以遥照贾家之宝玉,凡写贾家之宝玉,则正为真宝玉传影。这里几个正文之笔暗含不光甄宝玉甚至甄宝玉家内人物居然也能和贾府一一对应,这就绝不简单了,而更令人震惊的是甄宝玉家似乎也有一个对应的林妹妹式的人物, 五十六回甄夫人进京。甄府四个女人拜访贾府,说到两个宝玉的奇事。贾宝玉心中疑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甄宝玉,这里引用如下 :

  只见榻上那个少年叹了一声。一个丫鬟笑问道: “宝玉,你不睡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 这里对应的“为你妹妹病了”只能是甄家类似林妹妹式人物, 由于同回贾宝玉梦境中甄宝玉说道:“我听见老太太说,长安都中也有个宝玉,和我一样的性情,我只不信。我才作了一个梦,竟梦中到了都中一个花园子里头,遇见几个姐姐,都叫我臭小厮,不理我。好容易找到他房里头,偏他睡觉,空有皮囊,真性不知那去了。” 红学界把此梦是作为实梦对待, 也就是说甄贾宝玉同时各做了一梦,互相梦见了对方, 这个解释和曹雪芹在此回中特意提到镜子的暗示是吻合的,由此可见贾宝玉梦境中甄宝玉所说的甄家类似林妹妹式人物肯定是存在的,由于此人存在, 周老的甄宝玉是侍者下凡说就明显站不住脚了, 因为甄家类似林妹妹式人物按同样逻辑处理,那她才该是真绛珠仙草下凡, 可黛玉又是谁下凡呢?这样势必引起整个红楼神话体系的混乱,如此第二回蒙王府本批者的话就要引起警惕,甄贾宝玉关系似乎只能按西游记中孙悟空和六耳猕猴关系来看待,蒙侧批:灵玉却只一块,而宝玉有两个,情性如一,亦如六耳、悟空之意耶?这样我们就必须按佛理来解释二者关系,在西游记中,如来在看到悟空和六耳猕猴缠斗前来告状时,即离宝座,对大众道:“汝等俱是一心,且看二心竞斗而来也。” 这里如来点出了悟空和六耳猕猴关系,其实六耳猕猴正是孙悟空的邪心所化,而甄贾宝玉关系正类似,一为正身清身,一为化身浊身,这样才能解释甄家祖母,甄家父亲,乃至甄家“林妹妹”来历,他们和贾府正是一镜之正反,一体之二面,当然甄贾宝玉问题远远不止这些,限于篇幅,不准备展开太多,具体将另文探讨。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