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 金陵十二钗 > 薛宝钗 >

《红楼梦》中薛宝钗能管理好贾府吗

2020-02-20 13:49

  在《红楼梦》中宝玉和黛玉的爱情让人羡慕,可惜事与愿违他们最终也没能够终成眷属,反而一直处在宝黛爱情边缘的宝钗却如愿嫁给了宝玉。宝玉是贾府的嫡系子孙,那么贾府以后便是由宝玉来继承,宝钗就成了宝二奶奶,她也顺理成章的接手王熙凤管家的工作。

  先姑且不论宝钗和宝玉的婚姻能否幸福,只说宝钗能不能把贾府管理好。答案是肯定的,按照宝钗的能力、经历和性格她都能够把贾府管理好。

  第一、王熙凤病倒后,代表王熙凤暂时协管荣国府,展示非凡管家的能力

  王熙凤因为生病无法管家,所以王夫人便让李纨、探春和宝钗代为管家。她们三人之中李纨一直是个“佛爷”,探春在规矩之中大展拳脚,宝钗什么都明白可只是“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

  王熙凤对宝钗的能力也是极为欣赏的,只是对她“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性格不喜欢罢了。宝钗管家时虽然没有过多的参与,但是她提出的建议都十分中肯,她管家的能力也由此凸显。

  探春想要向赖大家的学习把园子承包给贾府做事的老婆子们打理,众人都积极参与想要这个机会,可是究竟选谁就要好好斟酌了,探春就此问宝钗的意见。 众婆子去后,探春问宝钗如何。宝钗笑答道:“幸于始者怠于终,缮其辞者嗜其利。”探春听了点头称赞,便向册上指出几人来与他三人看。

  宝钗说的话意思是“最初侥幸得利之人,由于机会来得太过轻松,过后反而容易懈怠;那些夸夸其谈之人,不过是贪图利益,不见得真能有什么本事。”宝钗说的话虽不多,可一句就点中要害,探春一听也是点头称赞。

  探春实行的大观园承包责任制很好,可是不够周全,宝钗后面的一席话把这件事办的圆满妥当。 宝钗笑道:“依我说,里头也不用归帐,这个多了那个少了,倒多了事。不如问他们谁领这一分的,他就揽一宗事去。……一年竟除了这个之外,他每人不论有余无余,只叫他拿出若干贯钱来,大家凑齐,单散与园中这些不揽事儿的妈妈们……所以我如今替你们想出这个额外的进益来,也为大家齐心把这园里周全的谨谨慎慎,使那些有权执事的看见这般严肃谨慎,且不用他们操心,他们心里岂不敬伏。

  宝钗的一番补充建议使得钱目归属明确、众人利益均衡,她还对众人恩威并施、从时而发,最终提出了使大家都满意的方案,“小惠全大体”,顺乎时势,合乎人心,众人心服口服。

  第二、家族为皇商,自小耳濡目染,有丰富的当家立事的经验

  《 红楼梦》 第四回写到薛姨妈携一双儿女来到京城投靠亲戚寄寓贾府,就其意图有四:一为送宝钗待选“缤妃”或“公主侍读”、“才人赞善”之职;二为薛蟠整理商务;三为探亲;四为观赏京城风光。其中自然以送宝钗进京待选嫔妃而步贾元春后尘、争当皇亲国戚以求举振家威为主要目的了。

  待薛姨妈来到贾府见了宝玉之后,却打消了送宝钗待选嫔妃之事。这是因为她感到宝玉既长得一表人材,又是贾府嫡系和直接继承人,况且贾家又是皇亲国戚、豪富权贵。如能配上这门姻亲,也就等于找到了一个强有力的政治靠山。于是,薛姨妈下定决心要为女儿争当“宝二奶奶”,以“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家势力”。

  由于封建社会中女方不可主动求亲而须由男方请媒人说媒,因此,薛姨妈就开动脑筋在宝玉所佩的玉上做起文章来,本来这宝玉之玉是从娘胎天生带来的,而宝钗之金锁则是人工制做的,二者并无必然联系,可是薛姨妈却偏偏向王夫人无中生有地称道:“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另一方面还让其儿子薛蟠和丫头莺儿四处放风,大造舆论,宣扬他们的结合才是“金玉良缘”。他们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来势,于是薛家母女就在贾府长时间住了下来,十足地表现了攀龙附凤的市侩俗气。

  薛宝钗既然是以客人身份寄寓贾府而并非贾家成员,那么她为了在贾府立稳脚跟乃至配上宝玉,也就必须讨得老祖宗贾母史太君和宝玉之母王夫人以及贾府当家人王熙凤等人的欢心,否则就难以立足。也正是在这种特定生活境遇之中的特定身份和特定目的,也就决定了薛宝钗必然要去迎合、奉承贾府家长实权人物。例如当贾母史太君为宝钗做十五岁生日而让她点戏点菜时,她就专投贾母所好而点些《 西游记》、《鲁智深醉闹五台山》 那样的热闹戏文和老人易嚼的甜烂食品,以讨得贾母的欢喜。当然,这也同时体现了她对长辈的孝敬。

  与此同时,宝钗还主动团结其他亲戚姐妹,如“海棠诗社”轮到史湘云做东道主时,正值湘云一时手头拮据而苦于请客的钱不够,宝钗闻知后就慷慨解囊并从自己铺中拿出几筐螃蟹送给湘云,以解其燃眉之急,这便赢得了史湘云的好感而亲密了姐妹关系。

  此外,薛宝钗虽贵为豪富千金,但她并不据尊自傲,却能与人为善地关心别人、尊重别人,不摆小姐架子,还十分大方。例如,《红楼梦》第六十七回写到薛蟠从江南贩货回来而带回一些土产杂物送给妹妹。薛宝钗和她妈妈“母女二人看时,却是些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有… … 。且说宝钗到了自己房中,将那些玩意儿一件一件的过了目,除了自己留用之外,一份一份配合妥当,也有送笔墨纸砚的,也有送香袋扇子香坠的,也有送……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且又加厚一倍,一一打点完毕,使莺儿同着一个老婆子,跟着送往各处。”“且说赵姨娘因见宝钗送了贾环些东西,心中甚是喜欢,想道:‘怨不得别人都说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错。他哥哥能带了多少东西来,他挨门儿送到,并不遗漏一处,也不露出谁薄谁厚,连我们这样没时运的,他都想到了,若是那林丫头,他把我们娘儿们正眼也不瞧,那里肯送我们东西?’”显而易见,薛宝钗很重视笼络周围人,连地位低下而被人瞧不起的赵姨娘和庶出的贾环都待之不薄,由此足以证明她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对上下左右都能和睦相待、融洽相处。

  尤应指出的是,在贾府房族之间,嫡庶之间,父子、母女、兄弟、夫妻、以及妻妾之间,种种矛盾都相当复杂,甚至还是相当激烈的,不仅互相猜忌,而且彼此仇恨,尔虞吾诈,明争暗斗。面对这“人人都像‘乌鸡眼’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家族内部争斗,作为以外来客身份寄寓贾府的林黛玉就时时谨小慎微、步步留心在意;那薛宝钗同样也谨伤地待“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明哲保身态度。不难理解:又有哪个非贾府成员的局外人肯多管闲事牵连进矛盾漩涡而去招引灭顶之灾呢?再说,贾府的内部矛盾、内部争斗,作为寄居者又有什么资格去参与,去多嘴多舌、指手划脚呢?为此,宝钗这种外来客的特殊身份也就决定了她在贾府那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各种矛盾中,只能“罕言寡语,人谓装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了。这种性格特点正是由她所处的那种环境及其复杂的人际关系所决定的。尽管薛宝钗在那种复杂环境中显得较有心计和“世故”。但这毕竟属于十五六岁少女的单纯讨好、奉承和圆滑而已,绝不能把她等同于血腥残暴的封建统治者,也不能视之为老奸巨滑、耍弄权术的政客之辈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