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 红楼梦研究 >

红楼梦第二十回主要内容是什么简介

2019-10-15 16:51  责编:admin

  红楼梦第20回主要内容是什么

  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在怡红院搅动了一场小小得风波,补充了袭人的形象。李嬷嬷因赌输了钱而迁怒于袭人,对她一阵辱骂。虽然众人说李嬷嬷是作疯子语,但读者切不可忽视这番话。对李嬷嬷的骂语和晴雯的冷嘲热讽,袭人只是默默忍受,可见其为人处世的功夫。晴雯和麝月是宝玉房中另外两个大丫鬟,作者只用寥寥数语就将她俩性格做了个交代。晴雯的几句话足见其心直口快,伶牙俐齿。麝月的一句话就让宝玉觉得“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由此可推知麝月为人。

  赵姨娘在家里训斥儿子贾环,不料被凤姐听到,反过来呵斥了赵姨娘一顿。论理,赵姨娘是贾政的侍妾,是凤姐的长辈,凤姐不该对她如此无礼。这就牵及到封建社会的媵妻制度。妾的地位很低下,介于奴才与主子之间,他们所生的子女是主子,她们的地位却不及子女。所以,凤姐说:“他现是主子,不好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可见,妾的生活充满了危机感,她们受到身心的双重折磨。

  红楼梦第20回内容解读

  上一回的“小清新”、“小确幸”到这一回还有点儿余音,但很快就被一些鸡零狗碎的矛盾冲突所取代。虽然这些冲突基本发生在“下层”,却也体现了“矛盾无处不在”,特别是为后来更大的矛盾冲突埋下了伏笔。

  上回说到,宝玉因为怕黛玉刚吃了饭,睡出病来,就给黛玉胡诌一个“耗子精”的故事,结果把黛玉给绕进去了,被黛玉拧得连连告饶,还狡辩说是出自“典故”。正在这个时候,宝钗进来了,听到“典故”两个字,就借题发挥,讽刺宝玉虽然“肚子里的典故原多”,却只是不需要典故的时候,总能说出典故,而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在元宵之夜贵妃命题作诗的时候,却忘了“绿蜡”的典故,在别人都冷的时候,他却急的一脑门子汗。黛玉也趁机取笑。三个人正说着,忽然听到宝玉的房中传来吵闹声,侧耳听了听,黛玉就对宝玉说,是你妈妈跟袭人叫嚷呢,真是个老背晦。

  这个“妈妈”,指的是宝玉的奶妈,就是李嬷嬷。

  原来,袭人因为偶感风寒,请医生看了,吃了药躺床上发汗,不想却惹得正进来的李嬷嬷不高兴了,拄着拐棍,唠唠叨叨一通混骂,什么“妆狐媚子哄宝玉”一类的话。连哭带嚎的骂了个没完,大家也都无可奈何。

  可巧凤姐听到吵声,知道是李嬷嬷老病又犯了,估计是因为赌牌输了钱,在这儿找茬儿撒气,就赶过来,连哄带压,连拉带拽,“一阵风”地把她弄走,才算了事。大家都不禁拍手称快。然而,从李嬷嬷的疯骂及周边人的态度来看,此时的袭人,虽然很得宠,但似乎却已有些不得众人之心。

  宝玉服侍袭人吃了药,到上房同贾母吃了饭。因为记着袭人,就回到房中。见袭人已朦胧睡着,其他丫鬟们都寻找热闹玩去了,只有麝月一个人在。宝玉就说,咱们做点儿什么呢?早上你说头痒,要不我替你篦头发吧----或许有人觉得宝玉的这些所作所为有些“失身份”,没有点“主子”的样子。然而,这才是宝玉,或者说这就是宝玉,因为在宝玉心里,主仆关系也许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就是这些生活琐事,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宝玉潜意识里朦胧的平等观念。宝玉同情弱者,尊重女性,这些观念无论在当时的社会,还是他所在的家庭环境,都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第二天,宝玉到薛姨妈这边来闲逛。因为在正月里,学房放假,闺阁忌针。大概所有的人,此时都是“有闲”时节。这些天似乎上上下下都可以玩玩儿乐乐。

  宝钗、香菱、莺儿三个人正在“赶围棋作耍”,贾环见了也要玩。贾环是宝玉的同父异母兄弟,其生母是赵姨娘。在这之前名字虽然已经出过场,但因为没有具体的言行,所以读者印象不深,这一次算是第一次正式出场,这次给读者的印象倒是蛮深的,只是,唉...

  “赶围棋”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下围棋,似乎只是类似于小孩子掷骰子猜点儿赢棋子儿的游戏。游戏规则本来是愿赌服输。可贾环这一参与,“规则”就遭到破坏,他是赢了欢喜,输了就要耍赖。性格憨直的莺儿不服,与他争执,说他虽然也是个“爷”,但太小气,跟宝玉没法儿比。“庶出”的贾环很没面子,就哭闹起来。而宝钗见贾环急了,就斥责莺儿,不让她分辨。这时候宝钗见宝玉进来了,怕宝玉教训他,倒没意思,就连忙替贾环掩饰。宝玉对此也没有多注意,尤其对贾环似乎也没有多大兴趣。只是说,大正月的,哭什么,你玩游戏本来是取乐的,如果这里不能取乐,倒招烦恼,不如去别处玩就是了。

  在宝钗看来,贾环的身份是“主子”,莺儿的身份是“奴才”,奴才必须得让着主子。宝钗眼里只有主奴之别,没有是非之分。所以脂砚斋在这里批道:“观者至此,有不卷帘厌看者乎?余替宝卿实难为情”。我想,这条批语可以看做是对宝钗为人本质的一个评论。为什么连评书人都替她“难为情”?其实是评书的人从中看出来了宝钗的为人处事的某种近似虚伪之处,也就是所谓的“伪君子”某种特征。

  相比宝钗的近“伪”,凤姐的言行倒是更多的时候挺“真”的,只是,并非“真君子”。当贾环垂头丧气地回到赵姨娘处,赵姨娘追问缘由,贾环就说被莺儿欺负了,宝玉哥哥撵我回来了。引来赵姨娘就说了许多酸不溜丢不着四六的话。正赶上凤姐从窗前经过,听她说这些话,就“正言厉色”地,把个赵姨娘以及贾环狠狠地训斥了一通。赵姨娘和贾环这娘俩不敢则声了。这事儿看似也就这么了结了。然而,也就埋下了祸根,当然,那是后话...

  却说宝玉正在和宝钗玩笑,忽听人说:“史大姑娘来了”!宝玉听了,抬身就走,与宝钗一起过来瞧她。史大姑娘就是史湘云,这可是个“自带流量”的人物。只见她“大笑大说的”。你想,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子,如此放得开,可算的是“超级女生”了。

  与湘云的“豪放派”形成对比的,是黛玉的心细如丝的“婉约”,这不,在这个时候,不成想宝黛之间又因为几句言语,就引起一点儿小摩擦。急得宝玉只得追出去一连串的剖白解释。

  二人刚刚和好,湘云又追过来了:“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在一处玩,我好不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湘云虽然貌似“大笑大说”的“英雄本色”,然而也有另一面,比如,说话爱咬舌。这不是近乎于“嗲”的小女生的“娇音”么?黛玉随即不失时机地“俏语”谐谑湘云说话咬舌的毛病,笑她把“二哥哥”说成“爱哥哥”。而那心直口快的湘云岂是老实的?马上就反唇相讥:“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呃’去...”说完赶紧就跑...

  “老背晦”李嬷嬷在这一回中再次出现。我们看到,似乎这位老奶奶的每次出场都会搅动一些矛盾冲突,显然是个令人生厌的角色。但人们又都奈何不得,因为毕竟其身份是宝玉的乳母,甚至告老退休也仍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享受待遇”。那么这个人物的存在究竟有什么作用呢?当然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老王认为,至少可以让读者更深层次看到贾府中奴才层面的复杂的等级关系,以及与此相应的矛盾关系,甚至还可以进一步了解到贾府的“奴才管理体系”。

  顺便说一下,《红楼梦》中有个别人物的年龄存在小疑问。比如,有细心的研究者就发现李嬷嬷的年龄有点儿费解。从书中叙述来看,李嬷嬷行动需要“拄着拐棍”的龙钟老态,和随即“告老”的情况(如果参考现如今“女干部”的退休年龄)估计,怎么也得50多岁了。也就是说,与13岁左右的宝玉年龄差距足有40岁。换句话说,宝玉当年“吃她的奶”的时候,她已经40岁左右了。那么,贾府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偏要给这个“宝贝疙瘩”找个40岁的奶妈呢?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