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 红楼梦研究 > 名家观点 >

胡适蔡元培红楼梦考证 曹学门的那些事儿

2017-12-27 19:54  责编:admin

  胡适的红楼梦考证,在我们今天看来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了,大概内容也很简单,红楼梦是曹雪芹写的,曹雪芹是清朝江宁织造曹寅家的,红楼梦是一部类似自传的书。红楼梦只做了前八十回,后四十回是高童鞋补的。

  但是在那个时候,这个观点还是很新很牛逼的。但是胡适用今天的观点看也是属于比较嘴欠的类型,他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就发表了呗,偏要指名道姓的把蔡元培童鞋给BS了一通。

  蔡元培童鞋当时也写了一篇关于红楼梦的考证,今天看来,那个考证是很囧的。其想象力,绝对不在刘心武等人之下。

  蔡元培一开始发表了超凡的想象力和愤青本色:“书中女子多指汉人,男子多指满人。不独女子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与汉字满字有关也。”

  然后,他也没有放过刘心武童鞋最爱的废太子:“贾宝玉,言伪朝之帝系也。宝玉者,传国玺之义也,即指胤礽。”

  蔡元培对其它人的猜测更是想象力非同寻常的丰富,比如薛宝钗是影射高士奇(看过二月河的辫子皇帝著作的人应该认识),理由“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黛玉是影射朱朱彝尊童鞋,说朱就是绛,绛就是绛珠,这人号竹垞所以潇湘馆都是竹子。还说说这位先生生于秀水,所以绛珠草长于灵河岸上。其它探春,湘云,王熙凤等等都是影射当时的男性名士,都有一串这样东拉西扯似乎沾边的话,最神奇的说刘姥姥是汤潜庵的时候,说青儿比喻的是汤童鞋每天爱吃的芹菜。

  胡适童鞋对蔡元培的理论当然是嗤之以鼻:“例如蔡先生考定宝玉为允礽,黛玉为朱竹垞,薛宝钗为高士奇,试问允礽和朱竹垞有何恋爱的关系?朱竹垞与高士奇有何吃醋的关系?”

  于是,两个人开始了火光四射的争斗,开始打笔仗了。

  其实纯从红学角度说,蔡元培先生的考证基本属于不靠谱。不过那时候是满清刚刚被灭掉,正在培养民族凝聚力的时候,所以蔡先生的观点还是比较吃得开的。加上蔡先生地位比较高,所以先出杂志后出书,蔡氏的红楼考据一时居然也成为显学。

  胡适,之前说了,他的考证功力是超凡脱俗的,虽然他考家谱,找证据的方式其实比较传统,但是他的证据比蔡先生的牵强附会看上去总是充分多了。胡适写了红楼梦考证,虽然也是被逼的胡乱塞责的,而且他在自己的文章里面也摆了很高的姿态“俺考证这个只是为了教读者一个科学的态度和方法”,但是估计他自己还是觉得很得意的,于是就把自己的考证成果直接寄给了蔡先生。

  蔡先生看了,觉得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他觉得自己证据也很充分。比如说刘姥姥遇到的八两银子和二十多两银子,在那个所影射的汤潜庵的传记里面都能找得到。所以,他坚持不承认自己的研究是胡适所说的“猜笨谜”。这时候,蔡先生的《石头记索隐》也卖的非常好,已经出第六版了,于是蔡先生就给第六版写了个序,然后回头把胡适BS了一通,最后很傲娇的说:“《石头记》原本,必为康熙朝政治小说。”

  胡适看了很生气,但是蔡先生名望很大,更重要的是还是胡适的顶头上司,常言道不怕官只怕管,虽然蔡先生还是很有度量的,但是胡适也不能直接跳出来吵架,只能闷闷不乐的回去写日记“蔡先生对于此事,做得不很漂亮。我想再作一个跋,和他讨论一次。”于是胡适就真的写了一个跋,里面酸溜溜的说,蔡先生的那种办法在孽海花里面用用也就罢了,在红楼梦里面是不适用。

  双方几经交手,暂时还没分胜负,但是,令人感动的事情发生了。

  胡适的考证里面提到一部书,叫《四松堂集》,是敦诚写的,这个敦诚童鞋也算是曹雪芹的基伴级别的朋友了,胡适猜里面会有写给曹雪芹的诗,可是找啊找到处都找不到。正在这个时候,他下班回家发现桌子上就放着一本《四松堂集》,一打听,是蔡元培送来的。

  在里面,他找到了基伴写给曹雪芹的诗:“四十萧然太瘦生”。

  曹学门从此奠定了光辉的地位,蔡元培先生把胡适推上了第一个新红学家的宝座之后,自己飘然离去了。

  而胡适,本来就对红楼没啥兴趣,现在没有对手了,觉得寂寞了,对红楼兴趣也就索然了。这时候,有个自称极其痴迷红楼的学生给他写信,想拜他为老师,于是他就把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红学学界无上至宝,也是现在诸多红学家顶礼膜拜的无上真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之甲戌本》,借给了这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就是现在九十高龄的周汝昌童鞋。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