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 红楼梦研究 > 红楼探秘 >

红楼梦中性爱的描写有哪些

2017-12-20 20:39  责编:admin

  在清代,《红楼梦》虽以“淫词小说”的名义被禁,但翻遍全书,其中真正涉及性爱描写的情节并不多,除了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写得比较露骨之外,倒是撩人想象的地方不胜枚举。在曹雪芹笔下,性总是表现得若即若离、迷离恍惚,总能让你在无性处看到性,也总会在关键的地方戛然而止,与同时代的各类艳情、性爱小说相比大异其趣,可谓不涉“性”事,却尽得风流。这样的意淫意味在贾宝玉与秦可卿之间梦幻般的性关系描写中达到了高潮。

  话说有一日贾宝玉随了老祖宗、凤姐等一干人到宁府聊天赏梅,那宝玉竟一时倦怠,欲睡午觉,贾母于是将宝玉交予重孙妻秦氏安置。这秦氏小名唤作可卿,乃是贾蓉之妻,生得袅娜纤巧,又兼行事温柔和平,是贾府重孙媳辈中的第一个得意之人,自不在话下。可卿先将宝玉带到上房内间,偏偏宝玉对这里装修的世俗气甚不满意。可卿复将宝玉引到自己的寝室休息。刚刚走近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女人香扑鼻而来,一时之间竟让宝玉难以自持,连骨头都觉酥软了。再看房内,只见壁上高挂着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配有秦少游手书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案上设着的是武则天用过的宝镜,以及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还盛放着一只木瓜,据说当年安禄山曾以此木瓜掷伤过杨贵妃的乳房,床上则有西子浣过的纱衾和红娘抱过的鸳枕,文字之间充斥着的性意味自然是不言自明的。那宝玉虽久在女儿群中厮混,却毕竟未历风月,更不曾见识过这等阵势,只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正在体内氤氲,不大一会儿,即在带有可卿体香的被衾中昏昏睡去。且说宝玉睡意正浓,朦胧间觉得秦氏带他来到一处名为“太虚幻境”的所在,并把他交给了一位仙姑。仙姑先让宝玉看了“金陵十二钗”的册子,然后如此这般,面授机宜,既教之以云雨之事,又复将可卿许配给他,最后推宝玉入房,自己竟带上房门径自开溜了。

  既然前面有了那么多的情境铺垫,各位看官一定会以为后面好戏连台,谁知这时作者突然笔锋一转,在关键处仅以“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即草草作结。接着就是宝玉在睡梦中被夜叉、海鬼吓醒的情节,以至上述好事究竟是梦还是真,亦最终让人费尽猜测而真假莫辨了。颇有意思的还有警幻仙姑对宝玉分别说过的两句话:其一是在成其好事之前,仙姑如是说道:“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其二则是在成其好事之后,仙姑对宝玉如是警醒:“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警幻仙姑之所以推许、看重宝玉,乃是因为他“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而宝玉与所谓“世之好淫者”的区别,也正在于“意淫”二字。在警幻仙姑看来,一般“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者,大抵不脱“皮肤淫滥之蠢物耳”,而真正的多情种子却是能够“领略仙闺幻境之风光”的“意淫”者,即如法国作家莫洛亚所说的:“与美人相对,就是一种幸福”,庶几就能够代表这样一种境界,或者一种状态。所以警幻仙姑既充当了宝玉的性爱启蒙者,同时又及时提醒他性“即迷津也”,毕竟“意淫”者才是仙姑理想中的浊世佳公子形象——这里无疑带有明显的灵、肉两分的痕迹。文人对于人格高下的判断亦同样由此划分。可见,“蠢物”与“意淫”者虽然都喜欢美女,但后者与前者的“片时之趣兴”却有着截然的不同,与其说后者喜欢的是女人,不如说他们追求的是一种永恒的理想,而那些心智超群、纯洁无瑕的女孩子,也正是这一理想的象征与化身,所以,作为“意淫”者的贾宝玉屡屡声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也就毫不足奇了。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