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 红楼著作 >

办公室里好多树(1)

2019-01-19 17:20  责编:admin

  今年度听到最无聊的笑话是这样来的,某张公,来自台湾,现在某大国际公司北京任职。春天的时候在北京见到他,正为京城春日飞沙所苦,便安慰他道,“北京绿化还是不好,树太少。”张公睁眼道,“胡说,北京好多树,出租车上也都是树。”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你在哪个出租车上见到有树?”张公道,“你没看到好多车上都写着行业‘树’新风吗?”看我哭笑不得的表情,张公又笑嘻嘻道,“我们办公室也有树,叫行业树威风。”

  如今已经是夏天了,不知道他们公司的威风树起来没有,不过从张公的笑话衍生开去,想来每个办公室未必都要树威风,每个领导却是个个都要树威信的。如果是从公司底层做起,一步步晋升上去的还好一些,到底根深叶茂,群众基础比较好,如果是空降兵,那这威信如何树的起来,就有大学问了。

  强悍刚硬者,可以学凤姐协理宁国府的做法。宁国府的管理是一个大问题,烂摊子一头,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风俗,凤姐的做法是铁面无私,令出如山。抓到一个迎送亲客上的一人未到。即命传到,那人已张惶愧惧。凤姐冷笑道:“我说是谁误了,原来是你!你原比他们有体面,所以才不听我的话。”那人道:“小的天天都来的早,只有今儿,醒了觉得早些,因又睡迷了,来迟了一步,求奶奶饶过这次。”

  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去,打二十板子!”一面又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来升,革他一月银米!”众人听说,又见凤姐眉立,知是恼了,不敢怠慢,拖人的出去拖人,执牌传谕的忙去传谕。那人身不由己,已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还要进来叩谢。凤姐道:“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误!”说着,吩咐:“散了罢。”窗外众人听说,方各自执事去了。彼时宁府荣府两处执事领牌交牌的,人来人往不绝,那抱愧被打之人含羞去了,这才知道凤姐利害。众人不敢偷闲,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

  不过这个做法需得手里有活才行,若是一味强横,日日扯着脸跟人硬抗,所谓刚不可久,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凤姐作风虽然泼辣,但管家的功夫还是好的,宁府这样的一盘散沙,让她一顿雷厉风行,倒也收拾出了些模样。只是秦可卿也是老曹盛赞有才干的当家奶奶,怎么把个宁府管成这个样子,便宜了凤姐出了好大一场风头。只可惜操劳太过,两府都不肯放权,风头是赚足了,却落下了不足之症,得失之见,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贤惠敦厚者,就可以学宝钗协理大观园的做法,含蓄内敛,锦上添花,从来不自己乱出主意,探春说,“年里往赖大家去,你也去的,你看他那小园子比咱们这个如何?”平儿笑道:“还没有咱们这一半大,树木花草也少多了。”探春道:“我因和他家女儿说闲话儿,谁知那么个园子,除他们带的花,吃的笋菜鱼虾之外,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日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宝钗就凑趣说笑道:“真真膏粱纨绔之谈。虽是千金小姐,原不知这事,但你们都念过书识字的,竟没看见朱夫子有一篇《不自弃文》不成?”探春笑道:“虽看过,那不过是勉人自励,虚比浮词,那里都真有的?”宝钗道:“朱子都有虚比浮词?那句句都是有的。你才办了两天时事,就利欲熏心,把朱子都看虚浮了。你再出去见了那些利弊大事,越发把孔子也看虚了!”探春笑道:“你这样一个通人,竟没看见子书?当日《姬子》有云:‘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窃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宝钗笑道:“底下一句呢?”探春笑道:“如今只断章取意,念出底下一句,我自己骂我自己不成?”宝钗道:“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难为你是个聪敏人,这些正事大节目事竟没经历,也可惜迟了。”李纨笑道:“叫了人家来,不说正事,且你们对讲学问。”宝钗道:“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生生把一个去弊兴利的法子提高到了理论的高度。

  探春说了承包的方法,宝钗就说:“善哉,三年之内无饥馑矣!把园子里的工作分派给婆子们,探春又问宝钗如何,宝钗就说:“幸于始者怠于终,缮其辞者嗜其利。”于是探春点头赞叹。别人想个法子派肥差给她的嫡系莺儿,让她娘来管蘅芜苑和怡红院这两处大地方的香花香草,她也立刻正色推辞道:“断断使不得!你们这里多少得用的人,一个一个闲着没事办,这会子我又弄个人来,叫那起人连我也看小了。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人来:怡红院有个老叶妈,他就是茗烟的娘。那是个诚实老人家,他又和我们莺儿的娘极好,不如把这事交与叶妈。他有不知的,不必咱们说,他就找莺儿的娘去商议了。那怕叶妈全不管,竟交与那一个,那是他们私情儿,有人说闲话,也就怨不到咱们身上了。如此一行,你们办的又至公,于事又甚妥。”李纨平儿都道:“是极。”探春笑道:“虽如此,只怕他们见利忘义。”平儿笑道:“不相干,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的好的很呢。”宝钗能干贤惠,小惠全大体的名声,就是这一战树起来的。不过我小人之心,觉得扯上她宝弟弟第一号贴身小厮茗烟的娘,莺儿的干娘,到底暗暗便宜了自己人,只是表面上公允至极而已。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